广东省诚和有限公司欢迎您!  客服热线:020-99657818
再对冲的色彩也敢在房间里搭 配

再对冲的色彩也敢在房间里搭 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19 15:20    浏览量:

  我们在意的是水污染和空气污染,其实还有更恐怖的杀手埋伏在左右———无孔不入的视觉灾难渗透进我们的毛孔,就象脸上的黑头,怎么挤也弄不干净。其实要说到丑,东京有脸上像戴着面具的GA NGURO黑妹,纽约有排名十大最丑建筑之首的哥伦布转盘广场,而提到深圳,艺术家们除了说丑以外,好像就没有正面内容可谈了。深圳未必能一夜变美,但是可以丑得有性格———问题是,我们如果连性格都没有,又能怎么办?

  这城市的不美一在建筑,市民中心、中银大厦、龙城广场等建筑被认为是美感缺失的典范;二在路人,衣着过于随性直指深圳人微弱的时尚神经。

  “我在深圳街头散步”———如果有人这么跟你描述深圳,那他一定是个魔幻现实主义爱好者。在行人和自行车的催促下、成排楼宇的压迫前、汽车的轰鸣声中,在深圳散步街头就像太空漫步一样遥远。深圳平面设计协会常务副主席曾军称深圳城市规划的视觉硬冷投射于心理的后果之一便是普通市民生活情趣的绝迹,“城市的美丽是一种心理感受,它是多方面的。比如说街道尺度问题,你是否愿意步行?巴黎和布拉格就有种空间尺度的美感和人性化,那里的城市规划能够让人的心静下来,让人有机会去接触这个城市的细节。观察一个城市,不是奔着它的建筑去的,普通市民的生活状态最能体现它的美。”

  几乎不用提醒,你都会疑惑深圳和香港两个城市的地铁标志是不是孪生兄弟?除了颜色有红绿之分外,两者在身材、面貌上说是从一个模子里翻刻出来的也不为过。有人说这是深圳于香港的二奶情结的投射之一。哦,对了,深圳地铁标志要多一道竖线,这真是一次相当直接而简易的“创造”。

  “典型的抄袭。”深圳设计师张达利将深圳地铁标志列为城市视觉审美表现匮乏的代表案例,“一道竖线加成两道就拿来用了,连曲线弧度都不改改,完全没自己的创造力,纯粹地模仿抄袭香港。”

  “模仿抄袭”在艺术家和设计师的认知中成为视觉污染的根源之一,包括深圳某些企业的L ogo,创意没有,还抄得无所畏惧,曾军直指某个本地汽车品牌的L ogo“就是抄宝马的,字体还特山寨。”

  市政府门口有一只“拓荒牛”的雕塑,于是深圳不少公共空间和企业门口也都有了一只“拓荒牛”。“竞相模仿,没创造力。”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负责人孙振华承认摆“拓荒牛”与中国传统社会里庭院门前摆“石狮子”存在异曲同工之处,传统社会里摆“石狮子”有其一致的社会心理需求,招财、辟邪,就像大家爱摆“拓荒牛”喻示开拓进取一般。可在当下多元化的都市社会里,“拓荒牛”也太多了一点,人们对开拓进取的理解和表现未免过于单一。大大小小面目雷同的“拓荒牛”雕塑,不仅造成单质视野的枯燥感,更是赤裸裸呈现创意贫乏的视觉审美灾难。

  设计师和艺术家们普遍认为深圳的建筑模仿感太强,画家马楚就觉得“大部分建筑是山寨和拷贝,不值得欣赏”。孙振华则把“楼房与楼房之间不协调,各自为政”视为深圳建筑对视觉审美的主要伤害,“单看某栋楼倒也没什么不好,放在一起没整体感,混乱。”

  尽管存在分歧,但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在评价深圳楼宇外立面大书特书“某大厦”这一视觉表现形式时毫不犹豫地达成一致:太难看了。“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切割出那么一大块外立面用要多难看就多难看的字体来炫耀。”深圳设计师王粤飞说,深南大道两侧常见这类颇具暴发户心态的楼盘,倒是福田中心区的一些建筑,楼体上就一行小字,让人看了颇有宁静感。但有趣的是,此前有网友诟病深圳某大厦,理由则是“连大厦名字都看不到。”足见公众审美与专业审美之差异。

  店招、车体广告、地铁广告,它们总是那么巨大而直白,总是毫不避忌地叫卖,一点也不注重自身形象的建构和沟通的艺术,最爱暴力灌注的方式将信息一股脑地塞给眼睛。美感?讲究这个干什么?“假如我们去香港的地铁站里看看,大部分广告牌都有设计的痕迹在,提供有创造力的美的视觉享受。深圳地铁的广告太直白、太商业化,缺乏视觉养分。”曾军说。在孙振华的眼里,除了地铁站外,香港也好不到哪里去,“去看看旺角,还要乱。直白巨大的商业广告无处不在且无序。”

  很多人喜欢自己设计新房的装修,结果一设计就陷入了大杂烩式的怪圈。张达利说,不少人装修时很大胆,中不中洋不洋土不土的装饰、风格都混在一起,再对冲的色彩也敢在房间里搭配,把整个家搞成了一个大拼盘,什么都有了,但什么都不是。从这点上看,深圳的房地产业对提升市民的审美素养做出了一定贡献,邀请名设计师来打造样板间,好歹有了一个途径了解“什么是对的”。

  “我有朋友花了几百万买了房子,装修又花了多少多少万,房间里还挂了几幅画,特别兴奋地请我去做客。结果参观了豪宅后,我跟他说,你房间里所有的画也就值100块钱。”画家张闯认为从艺术化的视觉审美内涵看,深圳大部分人都不及格,“包括很多公共空间、消费空间,装修档次特别高的空间里,挂一幅超大的印刷品,要么就是大芬村出产的模仿品。什么是视觉污染,这就是视觉污染。”

  “很多企业老总的办公室,摆一个唐马、摆一个‘富贵花开’,充斥着吉祥符号。甚至买很多空壳书来装点文化也有,纯粹的附庸风雅。”王粤飞表示,公众美学教育的缺失,导致了非艺术、低层次、浮躁型的视觉污染。

  据说重庆计划3年建27个万人广场,但如果每个广场都如龙岗、宝安的大广场那样被业内人士打上“大而无用”的标签,那即将会是相当畸形的光景。

  评论家贺承军不能理解既然大广场和大马路们占据了黄金地段,本该更突出功能性,以证明物有所值。但现实中的情况是,它们就仿佛镶嵌在城市中的硕大空白键,除了给交通造成不便外,设计上超越普通人性的高度和疏离感,使得普通民众并不会想要亲近它。充满纪念意味的空间样态,显然已经不符合当代语境。

  当人们第一次看到整个外立面都是玻璃幕墙的大厦时,体会到与混凝土截然不同的新鲜,或许会觉得实在是“太牛了”。但随着此后每一个新的建筑物都开始以大面积的玻璃幕墙形象出现,除了对光污染的环保评估,就像深圳建筑评论家贺承军所说,外立面的虚幻化令建筑的力量感消失。以深南大道上金色幕墙的大厦为例,如果从土木工程的角度来说,它处理得也算差强人意,但对玻璃幕墙的使用也几近达到极致,仿佛在一层建筑表面整个又覆盖了另外一层建筑,刻意的装饰变得面目可憎。

  在深圳这样一个疯狂起高楼的城市,无论住宅小区还是写字楼,逼近人身,压迫感无可回避。偏偏抬眼就是千人一面密密麻麻挨着的窗户,足以在短时间内造成视觉疲惫,这也是一种污染,单调到麻木的枯燥、干涩。

  “优质的城市视觉环境,需要政府、设计师和公众共同合作构建,但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每个市民审美修养的提升。”孙振华举例,欧美国家的很多城市,家家窗台上摆着鲜花,完全是出自个人内心审美的需要,整合在一起就是花城,就是公众空间优质视觉审美的样本。

  正在建设中的深圳平安金融大厦,据称高度将达到646米,如建成,则可一举跃居中国第一高楼。这个称号或许会令许多人兴奋不已。

  不过如同库哈斯自曝新央视大楼的设计其实是一个生殖器崇拜玩笑,争高、争大固然是人性的一部分,但它也已经成为中国地标性建筑视觉的怪现状。张之扬将这一现状类比纽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曼哈顿,同样是对高层建筑的高大竞争,他觉得是城市发展过程中必然的心理需求。当然“高”也有不恶俗和更有创造力的高法,如果一个建筑唯一可以称道的地方只有“高”的话,就未免可笑。就如同画家张闯所说,深圳不少公共空间的壁画,追求的不是审美的先锋性,而是它第一大,第一高,让人啼笑皆非。

  “原本是国外设计,原本是用网来覆顶,后来一些愚昧的设计理念出现,造就了今日市民中心以丑陋的大鹏形象示人。”王粤飞把风水化思维对全社会的渗透看成视觉审美灾难的另一个原因,“设计受各方面制约,最初艺术化、自我化,后来被破坏和弯曲,最初的设计和最后的呈现是两回事,这已经成了一个规律。”

  “中银大厦也是风水化思维伤害视觉的一个典型,全身那个红啊,真够难看。”让张达利耿耿于怀的还有五洲宾馆,“像个棺材,为了寻个升官发财的彩头,是不是好看,是不是对视觉造成伤害,都不重要。建筑买单者都在兴风水,更何况民间。”不过深圳市局内设计咨询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张之扬则表示,知道中银大厦的通体紫红色设计是出于风水角度的考量,反而还让他略感欣慰,至少不全然是因为审美能力太低。

  上世纪90年代末北京给许多建筑强行加盖上统一的中式屋顶,也就是“大帽子”,几乎成了之后几十年建筑界的笑话。

  但即便到现在,深圳的许多建筑依然没有摆脱“大帽子”诅咒,尽管这些“帽子”可能不是以单一的中式形态出现,但假借仿欧式文艺复兴或者后现代抽象派的表达也并没有高明到哪里去。“雕塑不像雕塑,屋顶不像屋顶。”贺承军将其归结为建筑外立面表达上的通病,不符合经济实用的理性准则,而是脱离功能的形式主义复辟。

  随便站在深圳福田区的某个稍具规模的十字路口,向周围建筑的屋顶上扫描,几乎有一半建筑的屋顶都是可以被去掉的,反而会显得更平实。

  虽然诸如服装设计师赵卉洲这类时尚先锋也认可L V的技术、技法、文化等多种层面,认为它可视为市民化的奢侈品代表。但穿一身白领职业装,拿一个镶满廉价亮片和塑料饰品的包;或无论什么职业年龄,都提着一个L V的包,这在诸如画家马楚、设计师张达利等人看来,实在也真是一场视觉灾难。LV的流行已经使其越来越朝俗气的路子上走,盲目崇拜而不考虑个性需求只能透露出审美能力的虚弱。审美要有个性,依据自身的气质、身材、职业以及所处场合来搭配,以包为例,上班、去酒吧、参加商务活动,所背的包都应该不一样,都要考虑场合的适配性。建筑师张之扬则认为,追求LV的深圳人至少还是有品牌时尚意识的,只不过说明了本地的流行文化太单薄。

  张达利认为最典型的衣着色彩对冲案例莫过于红色配蓝或绿色,整个人显得特土。色彩的搭配是门学问,有人天生敏感,有人则需要后天训练。但不管怎么穿,总得有个基本色调来定装,整体衣着色彩与基本色调不能对冲,反倒是手提包可以突破色调限制发挥点缀作用。

  而深圳人穿高跟鞋和正装逛街的模式也时常被香港人归类为“土”的视觉表现之一,但其实香港人就穿白T恤、夹脚平底鞋就出入高档Shoppingm all的行径,在很多深圳人看来,就和老上海人穿睡衣逛街一样过于随意。他们并不了解那些简单到简陋的T恤每一件都是东京、纽约时下的最潮设计。赵卉洲觉得深圳人时尚意识上的落差令他们在表象上反射出的视觉倾向也变得难以评价。

  “从深南中路到文锦渡,一路金色建筑,拜金至于拜到这种程度吧?”张达利用“恶心”来形容此类不顾视觉审美感受一味炫富的建筑设计,“特别暴发户,极端的唯物质主义。”用建筑表达对财富的热爱和为了形象做了无功能性的事一样令人反感,张之扬如是评价。

  “成熟都市都有自己的文化特征,建筑和景观也各具气质。纽约有创新和领导意识,东京的精致惹人关注,柏林相当敬业扎实,巴黎是浪漫之都,这些城市的文化气质直接作用于视觉表现,无论在审美层次还是审美特色上都很可观。”王粤飞直言深圳没有形成自身独特的文化气质,城市视觉无法担当起应有的文化审美责任。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020-99657818

电子邮箱: 88956287@qq.com

公司地址:广东省珠海市梅林村工业开发区

秒速时时彩 是广东最早成立的品牌策划公司之一,知名广告设计公司,公司团队实力雄厚,值得信赖!提供企业形象包装策划、创意广告设计、品牌设计,CIS系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广东省诚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丨网站地图